Extra Charmy

人只会被亲友背叛,敌人是永远都没有‘出卖’和‘背叛’的机会的。哪怕是恩同骨肉,哪怕亲如兄弟,也无法把握那一层薄薄的皮囊之下,藏的是怎样一个心肠。

好像在说:放我出去!

有时候在想,如果忽然间出个意外,没有痛苦又静悄悄的死了。应该会比较幸福

听说,三八妇女节是这样的。

人无远虑必有近忧,生时忧患,死才安乐

【谭赵】传闻中的谭先生 9

嘿!就让你找不着:

上一章点这里。


赵启平最近的生活态度又呈现出那种生无可恋的死鱼状,横躺在工作室的单人沙发上,手脚太长,身子陷进沙发里,腿还荡在外头好大一截。他也不画图,晃荡着脚就能躺个大半天。

 

“老板,不画画啊?这刚买的单反呢。”工作室里的纹身师趁倒水的空当路过沙发问了一句,等他拿着水杯回来了,赵启平还在那挪都不挪一下,继续瘫着。

 

“被没收了。”赵启平伸了伸胳膊打了个呵欠,身子舒展了一下,又窝进了沙发。

 

“哈?被警察抓了?”纹身师有些诧异,水都不喝了,瞪着眼睛等着他的后话。

 

“没,被发现了,就拿走了。”赵启平眼睛往别处瞟了瞟,耳朵有点烫,脸也有点红,不晓得想到了什么,他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。

 

“老板,这不像你的风格啊。就这么乖乖给人拿走了?”

 

“都被人家发现了,能怎么办。”赵启平抬眼撇了自家员工一眼,那话轻飘飘的落入他耳中,“反正我透支你工资买的。”也不顾小烨哇哇乱叫,赵启平摸出手机,点开信息,嘁,这年头还有谁发短信啊,老古董。朝一边鬼吼鬼叫的纹身师挥了挥手,示意他别一副智障的模样。注意力又集中到手机上,蹙眉盯着看了许久,那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似的,不会真没收自己的相机吧,好好几千呢。干脆一个电话拨过去,响了大概四五声的样子,“喂,哪位。”一个成熟的男声响起,声线听起来性感又迷人。

 

哪位?哪位!这人不是有自己的号码吗?那天在他把自己手机拿过去输入一串号码并拨通以后,他分明看到他那里有显示自己的号码,还有备注的。心里有点不爽啊,不,是非常不爽。

 

“没,打错了。”赵启平朝天翻了个白眼。

 

“开个玩笑,怎么了。”那边的谭宗明笑了笑。

 

“没事。”

 

“诶,你别...”挂字还没出口。

 

“嘟嘟嘟...”手机被挂断了。

 

“还真是任性。”谭宗明自言自语的说着,嘴角扬起的弧度连自己都没注意到,这种感觉是从未有过的,有这样一个人能这么引起他的注意。手指摩挲着手机屏幕,几日不见,他想自己了?他好像也挺想见他的,一向对这方面无所谓的谭宗明,竟然也有这种冲动,而且对象还是个男的。

 

“老板,这要出去拿相机了?”看赵启平换下那条大花裤衩和老头背心,穿着牛仔裤黑T恤对着镜子照了又照,小烨凑了过来。开玩笑,他的工资啊。

 

赵启平没说话,脸色不是很好,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,出门走了。

 

赵启平先去上次谭宗明去过的那家咖啡店看了看,又进去点了杯咖啡坐了一会儿,没有偶遇。他觉得无聊,正巧看见对面有一家私营书店,起身结了账,进了对面的书店。进去随意的逛了逛,还别说,里头书还挺全。抱着一堆漫画的赵启平正要去收银台结账,这时候他迎面撞上一个人,当然没有书洒了一地的狗血画面,只不过最上头的那本掉在了地上。

 

“我靠。”他小声骂了一句脏话,想蹲下去捡那不慎掉在地上的书,脸有点烫,毕竟那封面有点...没想到面对面过来那人已经先一步弯腰拾起那漫画。

 

“我这是替我妹…”他有点尴尬,想好的说辞脱口而出,“怎么是你?”他看清来人,穿的人模人样西装笔挺的还打着领带,头发梳的服服帖帖,再看那张脸,赵启平不想承认很帅,很有魅力的人,可不就是谭宗明嘛。只见那人两指捏着书封面,“谎言的味道,你的,吻?”他一字一顿的念出书名。

 

赵启平觉得臊得慌,伸手从他手上抽出那本书,红色封面上俩男的凑的够近的,嘴都快亲一块儿去了,那个受眼神还格外撩人。

 

“小心。”谭宗明看他手里的书拿的也不稳,只用一手托着肯定得掉一地,就伸手替他托了一把,他手里的书才不至于全掉下来,“《发情的野兽》?”当然念得又是书名,“口味够重的呀。”他眼里含笑,笑的那是个欠揍。

 

赵启平有种小时候在课桌里藏游戏机玩被老师逮个正着的感觉,喉咙口火烧火燎的,真的太窘迫,可回头一想,他不是早就知道自己是个弯的了么。做都做过了,还有啥好藏着掖着的。这么一想,就完全放松一下。他将手里那本放到一叠书最上面,下巴抵着,抬眼瞧他,嘴角一弯道:“咱们认识吗?”

 

“怎么不认识?”谭宗明跟在他身后。赵启平当没看到似的,淡定自若的将那漫画放在收银台上,佯装着给谁打电话,夹着电话,他说的漫不经心:“喂,老妹,你要的东西哥都给买齐了,丢脸不丢脸啊,这么大的人还看这种东西!”店主大叔看了他一脸,明显是理解他,同情他的模样,现在的小姑娘啊,大叔摇了摇头。“87块。”赵启平看他比划着,夹着手机,轻轻点了点头掏出钱包。

 

“一起算吧。”从他身后伸出一只手,放了一本财经杂志,两张百元钞票放在杂志上,“你确定你妹不是为了我们好?”

 

赵启平楞在那里,谭宗明伸手抽出他夹着的手机,贴在耳边,“你妹妹挂了电话。”他笑得人畜无害。

 

一旁的店主看着他们,眼神里那种揶揄噢。

 

赵启平提着书,拉着人就出去了,身后的店主摇着头感叹道:“现在的小伙子啊。”

 

赵启平走得急,谭宗明也随他去,长腿一迈也跟得上他。直到过了一个街口,他才停了下来。赵启平脸涨得通红,呼哧呼哧的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走太快喘的。“你对我很感兴趣?”他平复了一下情绪,他眯了眯眼睛。

 

谭宗明微笑的看着他。

 

笑的那么恶心兮兮的干嘛,赵启平心里腹诽着,凑近了些,“既然那么感兴趣,不如...”

 

“借过借过!”一个骑着自行车的人疾驰而过,嘭得一下,赵启平迫不得已被撞得往前踉跄了一步,两人就这么在路边接吻了,赵启平眼睛瞪得大大的,谭宗明也是。今天他是在演电视剧?赵启平有些恍惚。

 

 


灰烬【五】

群英云迹:

那些年太年轻,以为什么都可以挥霍。

那些年太自信,以为什么都可以得到。

与你相处越久,害怕自己不再是自己。

于是离你远去,仍然倔强的不说爱你。

八月这几天很烦躁,自从那天晚上钱大根在他门前自顾自话的说完转身走了之后,这之后他就阴魂不散了。

阳光正好,太阳暖洋洋的,窗帘将室外室内隔绝成了两个世界,一边是马路上嘈杂的环境,一边是房间内安静的呼吸声。

电话铃声响了又响,终于从鼓鼓的被窝里伸出一只纤长的手,拿起电话就吼“你最好有什么事!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讲完!”

。。。。。。。没人讲话,八月果断把电话给挂了,把被子盖在头上继续睡觉。

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,八月烦死了,继续闭着眼睛接了电话“你到底有什么事啊!”

“是我。”大根连忙回答道,大根知道他要是再不讲话,等会就打不通他的电话了。

那边只有轻轻的呼吸声。

“你的起床气还是那么严重么?我记得以前我要是一直叫不醒你的话,就会吻你,一直吻到你快呼吸不过来了,你就能醒了。。。“

八月打断了他的话”你有什么事?“

”呵,“大根自嘲笑了笑,我讲话就这么招你烦么。。。”我在你家门口,你出来给我开一下门,我还给你带了早饭,你每次都起那么迟。肯定都没时间吃早饭。“

”我什么都不需要,只需要你离开我家。“说完八月立刻毫不迟疑挂断了电话。

八月再想睡觉也睡不着了,在床上滚了一圈,”就不能让我安稳的睡个觉么!“翻身爬了起来,在浴室里洗了个澡,穿戴好衣物,收拾好一切打开门准备去上班。

一打开门,八月吓一大跳,皱着眉“你怎么还在?你回去吧,我说了不会和你重新开始,你就死心了吧。你让开我还要去上班。”

大根一脸落寞站在那里“我只是想要关心你,让我默默关心你还不行吗?早饭给你,这粥我是用保温杯装的,趁热吃。”把保温杯硬塞到了八月的手中。

八月知道这种事是不能纵容的,有一次就有第二次,以后可能还会得寸进尺,“我只希望我们做彼此的陌生人,你走吧,不要再来了。”

八月转身离开,他知道大根的眼神一直跟随着自己,他走到不远处的垃圾桶旁,伸手“登”的一声,把手里的保温杯扔进了垃圾桶,不带一丝感情的走了。

大根目睹了这一切,他觉得自己心痛的都要裂开了,痛感从心脏处蔓延到全身各处,他感觉脑子里的一根弦突然崩开了,“啊,头好痛。。。”头都要爆炸了,他不停地拿拳头锤着自己的头,整个人缩在门的角落里,低声地哀叫着。

八月刚到医院,就被一堆小护士围在了一起,看到了一大束花在他的办公桌上,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笑着打趣道“哎呦,哪个护士妹妹要跟我告白啊?要告白的快来啊,说不定我一高兴就答应了呢哈哈哈”

一个护士妹子脸红红的说”可不是我们送的哦,你看这还有卡片呢,字写的好好看啊,是哪个大美人在追我们医院的院草啊?胆子这么大哦。“

八月拿起卡片看到字的时候,笑容慢慢淡去了,卡片上是他熟悉的字,很多年前他就记得,这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
”八月:要定点吃饭,不要只顾着工作弄坏了自己的胃。“一如大根多年前力透纸背的钢笔字,一如多年前他的霸道。

旁边的妹子们叽叽喳喳”别看栀子花这么普通哦,你们知道栀子花的话语是什么吗?“

栀子花的花语——永恒的爱/一生的守侯/我们的爱

八月一直都知道。

当年他特意上网搜了各个花的话语,最喜欢栀子花的这个,在大根的生日会上害羞的送了一大束栀子花给他,他实在不知道要送什么,苦恼了好久,最后选择隐晦的用花语来对大根表白。

大根收到花之后没有什么别的反应,只是谢谢他来生日会,八月当时还挺失望的,以为是大根不知道栀子花的花语,这么看来,他早就知道了,也早就知道自己喜欢他了。。。他就这么看着自己像个小丑一样拼命讨他的欢喜吗。。。。。

八月把花分给那些护士妹子了,卡片撕碎了扔进了垃圾桶,投身于工作之中,不去想这件事。

早上送早饭,送花,天天短信骚扰等等,这些都已经成为每天必上演的事了,八月觉得他自己忍不下去了,这天晚上他约大根在一家咖啡馆见面,想要再跟他讲清楚。

八月到的时候,大根已经坐了好一会了,为八月点了温度适中的咖啡,他今天很高兴,八月终于愿意跟他见一面了,这说明他这几个月的努力还是有收获的,他努力绷住自己的脸,不让自己的笑容太明显。

八月一坐下就开门见山,没有给大根开口的机会”你这游戏也持续的够久的了啊,我都快要忍不住相信了,你快停吧,这样既影响了你的生活,更加影响我的生活,停手吧。“

大根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摆出去就僵在了脸上,大吼了一声”你说我在玩?!我这几个月的努力你没看见吗,你竟然说我在玩。。。啊。。。“

八月一脸震惊的看着大根从椅子上滑了下去,惊慌的跑到他那边”你怎么了?"他不知道大根的反应会这么大。

大根抱着头在地上蹲着嘴里在喃喃自语着。八月蹲下身去靠近他,尝试去听他在说什么。

“八月,不要离开我,都是我的错,都是我的错,你别走。。。。”大根眼神迷离着,嘴里喃喃着这句话,八月知道这不正常,他到底怎么了。八月拍了拍他的脸,“大根,你看着我,我是八月,我在这呢。"

大根终于眼神有了一丝清明,伸出手去推他”八月你离我远点,我可能会伤害你,你走开。啊啊啊,我的头。。。“

八月被他推的一趔趄,爬起来摸索着大根的衣服”你有没有带止痛药,你这肯定不是第一次了,有药的话快点把药拿出来!这可不是开玩笑的。“

大根脸很苍白,冷汗一直流,但就是不睬他,八月急的不行,终于在他里面衣服的口袋里摸出了一瓶药。

八月看到那个药盒子怔住了。。。他是医生怎么会不知道这个药。来不及反应,赶快喂大根吃了下去。然而脑子里一直在想这瓶药。

适应症——精神分裂症

怎么会呢。。。。。


我实习的幼儿园有小朋友秀恩爱怎么办

栗子的兔子:









我是一名学前教育专业的学生,应届毕业生,听从学校安排来一家幼儿园实习。这个幼儿园是新成立的,我本以为去哪里会没有那么多折磨,可是我错了…….

院长对我很好,前辈们也对我很好,我之所以说受折磨是因为我们班的小孩子们…(눈_눈)

我承认20多年都没有男朋友,我以为自己的抗打击能力早已经达到最高级别,却被几个小孩子一下子击垮…..TAT


1.

我第一次受到伤害是在见到august的时候

他乖乖地坐在小椅子上跟我说老师好,我慈祥地(哗擦!慈祥什么鬼!)拿出特意准备的棒棒糖给他吃,却被他身边的小朋友一把抢过去含在嘴里

“八月这个没毒,你吃吧”

“好啊,不过为什么每次别给我吃东西你都要比我先吃?”

“我怕你像电视里那个人被下毒,那样我就见不到你了…TAT”

“可万一你出事了以后谁帮我试啊(¬_¬)”

“嘿嘿,没事,我身体好!”

“还是算了,大不了以后我不贪吃了=_=”

“我八月知道心疼我了?好感动!T_T”

“钱大壮,我没有奖励吗?(⊙⊙?)”

“你想要什么奖励我听听~”

“抱抱”

有些伤害就这样毫无防备的袭来,甚至连准备的时间都不给我....TAT

算了,不跟小孩子计较了,更何况是那么可爱的小孩子


2.

我第二次受到伤害是在见到captain的时候

他那时正在吃午餐……………的餐后甜点

“屁歪,这个蛋糕好好次!”

“那我下次再让阿姨给你做!”

“屁歪,这个樱桃也好好次啊!”

“那我让阿姨下次放满樱桃!”

“可是麻麻说樱桃好贵的,我不能白吃你蛋糕啊…. (⊙⊙?)”

“那你以后每天让我啵一口不就行了?”

“要是这样你觉得可以,也行啊!”

我还没来得及跟他们打招呼,又在我毫无防备的时候来这招?!

跟我说老师好也弥补不了你们对我的伤害!说我漂亮也也没用!

说我可爱也没用!诶?可爱?看在你们这么乖的份上算了吧~


3.

我第三次受到伤害是在见到min的时候

这个孩子猴可爱的,眼睛好看极了,睫毛又长又密,我花了眼线都没他好看

可是他旁边那个笑的牙花子都快出来的人,他眼睛呢?

“猕猴桃,你不要看着我了,我总感觉自己旁边坐了个弥勒佛似的”

“哪有我这么帅的弥勒佛…(눈_눈)”

“的确没有你这么黑的弥勒佛…”

“皿皿,你好伤我的心啊…TAT”

“麻麻把我的窗户钉死了!”

“你房间还有一个小洞,是我无意间发现的→_→”

“你继续看吧,别笑就行…TAT”

哗嚓!你们当我好欺负的!好歹我也是有20几年经验的单身狗好吗!你们就不能尊重一下金牌老字号单身狗吗?!

这回老师好,漂亮可爱,温柔善良什么的都没用!这回我打死都不干了!辞职!

诶诶,你别那么可怜地看着我啊?我不辞职了还不行吗?你别哭啊….QAQ



4.

我就这样留下来当老师了…=_=我恨自己的心软

“来来来,大家一个个做好哦。排排坐,吃果果~”

august看着筐筐里的果果皱眉,一下子把ngern手里的抢了过来

“我觉得你的果果比我的果果好看—v—”

“筐筐里不都一样的….O.O”

“我就是觉得好看怎样(¬_¬)”

“好好好,你抢走的果果可好看了,是全世界最好看的果果.. =_=”

white把自己的果果默默放到captain的筐筐里

“屁歪你看!我的筐筐有魔法诶!它会自己变出果果!”

“大概是圣诞老爷爷听到你昨天许的愿望了吧”

“可是我昨天许的是永远和屁歪在一起啊,不是会变果果的魔法筐—m—”

“那这个愿望早就实现了不是吗?”

min只吃了一半,然后拿着剩下的半个果果看nanoob
nanoob也吃不下了,于是偷偷把min吃一半的果果放到captain的筐里

nanoob:葛布蛋你看!你的魔法筐又变出半个果果诶!

Captain:补药以为我没看见是你偷偷放进来的!

august:还是min吃一半的……QAQ

captain:猕猴桃!你以为咱们是邻居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?!

nanoob:葛布蛋!我不就放半个果果吗!

august:就放半个果果…O.O

C&N:八月!你闭嘴!!

ngern:吼谁呢!说句事实怎么了!—m—

august:嘤嘤嘤,抱抱

white:放半个果果这种事居然用就!你怎么不上天呢!

nanoob:我能上天早带着皿皿上天了!还跟你们一个幼儿园!

min:猕猴桃,要不你把果果拿回来吧,我回家给茄子吃

august:茄子?你妈妈又抱回来什么动物了..QAQ

min:茄子是昨天我妈妈带回来一只小土狗,自从被爱溜达的母猫踢到墙角后,就再也没尾随过任何雌性物种….QVQ

captain:果果拿回去给狗吃吧,怪可怜的

nanoob:被猫踢墙角,这狗生也是够惨…..

栗子的兔子:

没什么新坑……
存货又甩完了……
又没有能诱发灵感的图……
将就看吧……ಥ_ಥ

思考猫生:

我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,可那太自私,会影响到身边的人,于是就这样犹犹豫豫的,过了这些年。

【谭赵】交换食物

护士长今天聪明了吗:


眼看着再不拦着就快赖椅子底下去的小侄子,谭宗明将其一把拎起,厉声教育道:“男人就要有个男人样儿。”


开玩笑,带出来的小崽子真要闹出个鸡飞狗跳,谭宗明不要面子的吗?


五岁这个年纪不太有被称之为“男人”的机会,小谭果真还就着了老谭的道,很吃这一套。装模作样地抹了抹根本不存在的眼泪,把棒球帽檐往后脑勺一扯:“那我们就用男人的方式来解决。”


“好,你说怎么着。”谭宗明几不可觉地压了压上扬的嘴角,男人的方式?比谁薯条吃得快吗?


“要是我能在十分钟内让圆眼睛叔叔过来我们这桌一起坐,你就得答应给我刷卡买条小裙子,明天情人节送妞妞。”妞妞的眼睛也是圆溜溜亮晶晶的,可好看啦。


“小谭同志!这是一码子事吗?买小裙子给你们班花,你有好处。圆⋯⋯那位叔叔过来一起坐,对我有什么好处?”小小年纪就这么物质,你叔叔我盯着人家看了半小时,连杯咖啡都还没敢请。


“别不承认啦,我喝了半杯巧克力的时间,你一共看了那位叔叔八回。连我多吃了半份薯条都没发现。”小崽子摆出一脸“大家都是男人”的高深表情,噎得谭宗明刚喝下去的一口咖啡差点喷出来。


“男人就要有个男人样儿,这可是你说的。”小肥腿一蹬跳下凳子,一手从桌上各拿了一样食物,生怕谭宗明后悔似地向“圆眼睛叔叔”奔去。


赵启平坐在靠窗的位置正慢悠悠地吃着烟熏鸡胸肉三明治。晚上院里有个应酬性质的饭局,说是饭局,最后难免要被灌一肚子酒,所以他习惯了先找点小食垫垫肚。


“hello.”听说在美人儿面前,英语发音好听能加分。小谭摆了个十足帅气的姿势,脸上却露出“你如果不理我我就哭”的赖皮表情。


“⋯⋯”混⋯⋯混血儿?中文说不利索吗?


“哥哥,我可以用玉米沙拉换一口你的三明治吗?”可怜兮兮地双手举起玉米沙拉杯在胸前,直勾勾盯着赵启平手里咬了一半的三明治。


脆生生的一句“哥哥”已经把赵启平萌得想上手掐掐小脸,软糯又黏糊的请求哪还舍得拒绝:“行啊,宝贝儿,咬这头。”


张嘴小小咬了一口,小谭在心里为自己打了个响指:为给妞妞买裙子,努力咽下自己讨厌的鸡胸肉一块。


“哥哥,我还可以用热巧克力换一口你的芒果冰沙吗?”


“巧克力你自己喝。”用未使用过的勺子挖了一小勺冰沙送进孩子嘴里,心里不免嘀咕起这孩子的爹妈是有多不了解自己孩子的喜好,点的全是些不爱吃的东西。


乖巧地咽下嘴里咀嚼完的食物,小谭故作纠结,欲言又止。


“怎么了?还想吃什么?”看不负责任的爹妈把孩子饿的。


“嘿嘿,还想吃那个土豆泥。可是⋯⋯可是我没有东西可以换给哥哥了呀。”两只小肉手往桌上一摊。


“没事,哥哥请你吃。”


“那不行。非亲非故,我不可以随便吃你的东西。”


哟呵,还知道非亲非故呢。赵启平觉得这孩子不光长得好看,性格也有趣,决定不接话茬逗逗他。


“要不这样吧,我虽然没有可以交换的食物了,可我还有个叔叔可以交换。叔叔有钱,可以买好多食物,求带走。”


“⋯⋯”


【彩蛋】

赵启平:我好像碰到利用儿童进行诈骗的非法组织了。

李熏然:骗什么?

赵启平:骗人。

李熏然:我知道骗人了,骗什么?

赵启平:骗人。

李熏然:我是问,骗什么了?骗钱还是骗色,还是⋯⋯?

赵启平:我说了,骗⋯⋯人⋯⋯

柴犬大富:

没有保留,我已经用了洪荒之力了。

萌宠图刊:

「奔跑吧,小金毛……ins:selby_the_golden」

护士长今天聪明了吗:

两面三刀!还宗明哥!我呸!

护士长今天聪明了吗:

新疆风景美图来自@小茗茶 屋里茶呆根本没用滤镜 都是我瞎编!

食物图来自网络(因为我还没约到人愿意陪我吃新疆菜呜呜呜)

院!长!早!退!啦!——今天也想辞职的韦三牛

嘟嘟过来:

四眼小田园~

© Extra Charmy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