益达小洋葱

人只会被亲友背叛,敌人是永远都没有‘出卖’和‘背叛’的机会的。哪怕是恩同骨肉,哪怕亲如兄弟,也无法把握那一层薄薄的皮囊之下,藏的是怎样一个心肠。

现实生活告诉我,有些人注孤生是有原因的。而且大部分作死的原因在于他寄几。

唯太阳与人心不可直视。——东野圭吾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今年的MAMA这么垃圾不看!

江歌遇害一年,心痛的同时,又想到了这个故事
有一天,有位妈妈去学校接孩子迟到了,一个人贩子抓住机会,趁机哄骗她的孩子。骗子说,哎呀,小朋友,我东西丢在厕所了,现在你能不能帮我去找一下。她是想把孩子引到厕所里,好让同伴下手。
结果她连续问了三遍,这个小孩子一直摇头,她恼了,你这孩子,没学过什么叫助人为乐吗?
小孩瞪了他一眼,跑到老师身边去了,人贩子看这个孩子机警,马上转换目标。没到十分钟,他们骗到另一个小孩儿,正当打算开车走人的时候,被警察抓了个正着。
原来这个小孩子跑到老师身边,很笃定地跟老师说,这几个人是坏人。老师半信半疑,但是为了安全着想,还是报了警。
结果没想到,他们真的是坏人。
老师就问这个小孩,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坏人的。
小孩子说,妈妈说过,如果有大人找你帮忙,千万不要理他,因为如果大人遇到解决不了的困难,一定会寻求成人帮忙,而不是比他还弱小的孩子帮忙。
成年男子一般不会找孕妇帮忙,健壮的成年人一般不会让老人帮忙,大人一般不会找孩子帮忙,寻求帮助一定是因为你比他强,所以他才找你帮忙。
如果你本就是弱势,而强势的一方反而要你帮忙,那么说明他一定另有所图,这时候,请务必收起你的善良!
微博:凌濛初刻

对于今天无辜被毙的三篇文,我对某乎。。。

好像在说:放我出去!

有时候在想,如果忽然间出个意外,没有痛苦又静悄悄的死了。应该会比较幸福

听说,三八妇女节是这样的。

人无远虑必有近忧,生时忧患,死才安乐

【谭赵】传闻中的谭先生 9

嘿!就让你找不着:

上一章点这里。


赵启平最近的生活态度又呈现出那种生无可恋的死鱼状,横躺在工作室的单人沙发上,手脚太长,身子陷进沙发里,腿还荡在外头好大一截。他也不画图,晃荡着脚就能躺个大半天。

 

“老板,不画画啊?这刚买的单反呢。”工作室里的纹身师趁倒水的空当路过沙发问了一句,等他拿着水杯回来了,赵启平还在那挪都不挪一下,继续瘫着。

 

“被没收了。”赵启平伸了伸胳膊打了个呵欠,身子舒展了一下,又窝进了沙发。

 

“哈?被警察抓了?”纹身师有些诧异,水都不喝了,瞪着眼睛等着他的后话。

 

“没,被发现了,就拿走了。”赵启平眼睛往别处瞟了瞟,耳朵有点烫,脸也有点红,不晓得想到了什么,他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。

 

“老板,这不像你的风格啊。就这么乖乖给人拿走了?”

 

“都被人家发现了,能怎么办。”赵启平抬眼撇了自家员工一眼,那话轻飘飘的落入他耳中,“反正我透支你工资买的。”也不顾小烨哇哇乱叫,赵启平摸出手机,点开信息,嘁,这年头还有谁发短信啊,老古董。朝一边鬼吼鬼叫的纹身师挥了挥手,示意他别一副智障的模样。注意力又集中到手机上,蹙眉盯着看了许久,那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似的,不会真没收自己的相机吧,好好几千呢。干脆一个电话拨过去,响了大概四五声的样子,“喂,哪位。”一个成熟的男声响起,声线听起来性感又迷人。

 

哪位?哪位!这人不是有自己的号码吗?那天在他把自己手机拿过去输入一串号码并拨通以后,他分明看到他那里有显示自己的号码,还有备注的。心里有点不爽啊,不,是非常不爽。

 

“没,打错了。”赵启平朝天翻了个白眼。

 

“开个玩笑,怎么了。”那边的谭宗明笑了笑。

 

“没事。”

 

“诶,你别...”挂字还没出口。

 

“嘟嘟嘟...”手机被挂断了。

 

“还真是任性。”谭宗明自言自语的说着,嘴角扬起的弧度连自己都没注意到,这种感觉是从未有过的,有这样一个人能这么引起他的注意。手指摩挲着手机屏幕,几日不见,他想自己了?他好像也挺想见他的,一向对这方面无所谓的谭宗明,竟然也有这种冲动,而且对象还是个男的。

 

“老板,这要出去拿相机了?”看赵启平换下那条大花裤衩和老头背心,穿着牛仔裤黑T恤对着镜子照了又照,小烨凑了过来。开玩笑,他的工资啊。

 

赵启平没说话,脸色不是很好,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,出门走了。

 

赵启平先去上次谭宗明去过的那家咖啡店看了看,又进去点了杯咖啡坐了一会儿,没有偶遇。他觉得无聊,正巧看见对面有一家私营书店,起身结了账,进了对面的书店。进去随意的逛了逛,还别说,里头书还挺全。抱着一堆漫画的赵启平正要去收银台结账,这时候他迎面撞上一个人,当然没有书洒了一地的狗血画面,只不过最上头的那本掉在了地上。

 

“我靠。”他小声骂了一句脏话,想蹲下去捡那不慎掉在地上的书,脸有点烫,毕竟那封面有点...没想到面对面过来那人已经先一步弯腰拾起那漫画。

 

“我这是替我妹…”他有点尴尬,想好的说辞脱口而出,“怎么是你?”他看清来人,穿的人模人样西装笔挺的还打着领带,头发梳的服服帖帖,再看那张脸,赵启平不想承认很帅,很有魅力的人,可不就是谭宗明嘛。只见那人两指捏着书封面,“谎言的味道,你的,吻?”他一字一顿的念出书名。

 

赵启平觉得臊得慌,伸手从他手上抽出那本书,红色封面上俩男的凑的够近的,嘴都快亲一块儿去了,那个受眼神还格外撩人。

 

“小心。”谭宗明看他手里的书拿的也不稳,只用一手托着肯定得掉一地,就伸手替他托了一把,他手里的书才不至于全掉下来,“《发情的野兽》?”当然念得又是书名,“口味够重的呀。”他眼里含笑,笑的那是个欠揍。

 

赵启平有种小时候在课桌里藏游戏机玩被老师逮个正着的感觉,喉咙口火烧火燎的,真的太窘迫,可回头一想,他不是早就知道自己是个弯的了么。做都做过了,还有啥好藏着掖着的。这么一想,就完全放松一下。他将手里那本放到一叠书最上面,下巴抵着,抬眼瞧他,嘴角一弯道:“咱们认识吗?”

 

“怎么不认识?”谭宗明跟在他身后。赵启平当没看到似的,淡定自若的将那漫画放在收银台上,佯装着给谁打电话,夹着电话,他说的漫不经心:“喂,老妹,你要的东西哥都给买齐了,丢脸不丢脸啊,这么大的人还看这种东西!”店主大叔看了他一脸,明显是理解他,同情他的模样,现在的小姑娘啊,大叔摇了摇头。“87块。”赵启平看他比划着,夹着手机,轻轻点了点头掏出钱包。

 

“一起算吧。”从他身后伸出一只手,放了一本财经杂志,两张百元钞票放在杂志上,“你确定你妹不是为了我们好?”

 

赵启平楞在那里,谭宗明伸手抽出他夹着的手机,贴在耳边,“你妹妹挂了电话。”他笑得人畜无害。

 

一旁的店主看着他们,眼神里那种揶揄噢。

 

赵启平提着书,拉着人就出去了,身后的店主摇着头感叹道:“现在的小伙子啊。”

 

赵启平走得急,谭宗明也随他去,长腿一迈也跟得上他。直到过了一个街口,他才停了下来。赵启平脸涨得通红,呼哧呼哧的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走太快喘的。“你对我很感兴趣?”他平复了一下情绪,他眯了眯眼睛。

 

谭宗明微笑的看着他。

 

笑的那么恶心兮兮的干嘛,赵启平心里腹诽着,凑近了些,“既然那么感兴趣,不如...”

 

“借过借过!”一个骑着自行车的人疾驰而过,嘭得一下,赵启平迫不得已被撞得往前踉跄了一步,两人就这么在路边接吻了,赵启平眼睛瞪得大大的,谭宗明也是。今天他是在演电视剧?赵启平有些恍惚。

 

 


灰烬【五】

群英云迹:

那些年太年轻,以为什么都可以挥霍。

那些年太自信,以为什么都可以得到。

与你相处越久,害怕自己不再是自己。

于是离你远去,仍然倔强的不说爱你。

八月这几天很烦躁,自从那天晚上钱大根在他门前自顾自话的说完转身走了之后,这之后他就阴魂不散了。

阳光正好,太阳暖洋洋的,窗帘将室外室内隔绝成了两个世界,一边是马路上嘈杂的环境,一边是房间内安静的呼吸声。

电话铃声响了又响,终于从鼓鼓的被窝里伸出一只纤长的手,拿起电话就吼“你最好有什么事!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讲完!”

。。。。。。。没人讲话,八月果断把电话给挂了,把被子盖在头上继续睡觉。

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,八月烦死了,继续闭着眼睛接了电话“你到底有什么事啊!”

“是我。”大根连忙回答道,大根知道他要是再不讲话,等会就打不通他的电话了。

那边只有轻轻的呼吸声。

“你的起床气还是那么严重么?我记得以前我要是一直叫不醒你的话,就会吻你,一直吻到你快呼吸不过来了,你就能醒了。。。“

八月打断了他的话”你有什么事?“

”呵,“大根自嘲笑了笑,我讲话就这么招你烦么。。。”我在你家门口,你出来给我开一下门,我还给你带了早饭,你每次都起那么迟。肯定都没时间吃早饭。“

”我什么都不需要,只需要你离开我家。“说完八月立刻毫不迟疑挂断了电话。

八月再想睡觉也睡不着了,在床上滚了一圈,”就不能让我安稳的睡个觉么!“翻身爬了起来,在浴室里洗了个澡,穿戴好衣物,收拾好一切打开门准备去上班。

一打开门,八月吓一大跳,皱着眉“你怎么还在?你回去吧,我说了不会和你重新开始,你就死心了吧。你让开我还要去上班。”

大根一脸落寞站在那里“我只是想要关心你,让我默默关心你还不行吗?早饭给你,这粥我是用保温杯装的,趁热吃。”把保温杯硬塞到了八月的手中。

八月知道这种事是不能纵容的,有一次就有第二次,以后可能还会得寸进尺,“我只希望我们做彼此的陌生人,你走吧,不要再来了。”

八月转身离开,他知道大根的眼神一直跟随着自己,他走到不远处的垃圾桶旁,伸手“登”的一声,把手里的保温杯扔进了垃圾桶,不带一丝感情的走了。

大根目睹了这一切,他觉得自己心痛的都要裂开了,痛感从心脏处蔓延到全身各处,他感觉脑子里的一根弦突然崩开了,“啊,头好痛。。。”头都要爆炸了,他不停地拿拳头锤着自己的头,整个人缩在门的角落里,低声地哀叫着。

八月刚到医院,就被一堆小护士围在了一起,看到了一大束花在他的办公桌上,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笑着打趣道“哎呦,哪个护士妹妹要跟我告白啊?要告白的快来啊,说不定我一高兴就答应了呢哈哈哈”

一个护士妹子脸红红的说”可不是我们送的哦,你看这还有卡片呢,字写的好好看啊,是哪个大美人在追我们医院的院草啊?胆子这么大哦。“

八月拿起卡片看到字的时候,笑容慢慢淡去了,卡片上是他熟悉的字,很多年前他就记得,这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
”八月:要定点吃饭,不要只顾着工作弄坏了自己的胃。“一如大根多年前力透纸背的钢笔字,一如多年前他的霸道。

旁边的妹子们叽叽喳喳”别看栀子花这么普通哦,你们知道栀子花的话语是什么吗?“

栀子花的花语——永恒的爱/一生的守侯/我们的爱

八月一直都知道。

当年他特意上网搜了各个花的话语,最喜欢栀子花的这个,在大根的生日会上害羞的送了一大束栀子花给他,他实在不知道要送什么,苦恼了好久,最后选择隐晦的用花语来对大根表白。

大根收到花之后没有什么别的反应,只是谢谢他来生日会,八月当时还挺失望的,以为是大根不知道栀子花的花语,这么看来,他早就知道了,也早就知道自己喜欢他了。。。他就这么看着自己像个小丑一样拼命讨他的欢喜吗。。。。。

八月把花分给那些护士妹子了,卡片撕碎了扔进了垃圾桶,投身于工作之中,不去想这件事。

早上送早饭,送花,天天短信骚扰等等,这些都已经成为每天必上演的事了,八月觉得他自己忍不下去了,这天晚上他约大根在一家咖啡馆见面,想要再跟他讲清楚。

八月到的时候,大根已经坐了好一会了,为八月点了温度适中的咖啡,他今天很高兴,八月终于愿意跟他见一面了,这说明他这几个月的努力还是有收获的,他努力绷住自己的脸,不让自己的笑容太明显。

八月一坐下就开门见山,没有给大根开口的机会”你这游戏也持续的够久的了啊,我都快要忍不住相信了,你快停吧,这样既影响了你的生活,更加影响我的生活,停手吧。“

大根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摆出去就僵在了脸上,大吼了一声”你说我在玩?!我这几个月的努力你没看见吗,你竟然说我在玩。。。啊。。。“

八月一脸震惊的看着大根从椅子上滑了下去,惊慌的跑到他那边”你怎么了?"他不知道大根的反应会这么大。

大根抱着头在地上蹲着嘴里在喃喃自语着。八月蹲下身去靠近他,尝试去听他在说什么。

“八月,不要离开我,都是我的错,都是我的错,你别走。。。。”大根眼神迷离着,嘴里喃喃着这句话,八月知道这不正常,他到底怎么了。八月拍了拍他的脸,“大根,你看着我,我是八月,我在这呢。"

大根终于眼神有了一丝清明,伸出手去推他”八月你离我远点,我可能会伤害你,你走开。啊啊啊,我的头。。。“

八月被他推的一趔趄,爬起来摸索着大根的衣服”你有没有带止痛药,你这肯定不是第一次了,有药的话快点把药拿出来!这可不是开玩笑的。“

大根脸很苍白,冷汗一直流,但就是不睬他,八月急的不行,终于在他里面衣服的口袋里摸出了一瓶药。

八月看到那个药盒子怔住了。。。他是医生怎么会不知道这个药。来不及反应,赶快喂大根吃了下去。然而脑子里一直在想这瓶药。

适应症——精神分裂症

怎么会呢。。。。。


© 益达小洋葱 | Powered by LOFTER